有观点认为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5-13 17:03    次浏览   >

“进行数字化升级,打造更为智能化的餐饮服务或许成为关键。”陈利腾称,目前外卖商户智能化水平还在初级阶段,应不断适应市场,在平台的赋能下打造智能化餐饮服务,提升自身竞争水平。

现实中,很多以外卖订单为主的小商家,议价能力差,平台提高抽成后,他们也没有办法。因为顾客不稳定,也不敢轻易在菜品上涨价,只能在饭菜上“打折扣”,或者干脆关店了事。

叫一份外卖,消费者需要支付的费用一般包括食品费、包装费、配送费,如果有满减优惠,或代金券则可相应减少花费。

由于美团和饿了么占据外卖市场主要份额,因此有网友认为,“平台之所以可屡屡上调佣金,根源在于市场垄断,这给予了他们自由调价的权力。”

也就是说,外卖平台通过技术升级,帮助商家降低成本、提高效益,商家自然也愿意“让利”给平台,消费者或不用为吃饭多花钱而操心。

“外卖行业进入下半场,进入到了流量收割期。”有观点认为,面对越来越大的亏损,越来越严峻的市场,平台的发展诉求从抢占市场向实现盈利转变。

最近,他发现外卖的满减优惠明显变少。“我叫外卖完全叫出经验,平时也会利用满减让自己买得更划算些,最近明显感觉满减变少,身边好几个人也和我说外卖贵了。”

外卖价格上涨引发争议折射的是商家、顾客和平台三者之间的矛盾。

“平台提高佣金费率是否合理,事实上难以判断,还需更加实际情况进行判别。”陈礼腾认为,商家与平台之间是互利互惠的关系,平台与商户应该进行充分的沟通来制定规则,共同为消费者提供服务。

“平台抽成、配送费增加,只能取消满减活动,提高收入。”开紫菜包饭店的林阿姨说,“即使以前外卖有满减等活动,外卖价格也比到店里买的价格高一些,因为外卖的附加费用要算到顾客头上。”

调查发现,一些知名餐厅或连锁店有稳定的顾客群,有比较强市场议价能力。平台抽成提高后这些大商家可采取菜品涨价、减少满减优惠,或自己送外卖等措施应对。

《电商法》第三十五条指出,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服务协议、交易规则以及技术等手段,对平台内经营者在平台内的交易、交易价格以及与其他经营者的交易等进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或者向平台内经营者收取不合理费用。

由于不会做饭,刘江来北京工作的两年时间,连锅碗瓢盆都没买,在家饿了的话,经常会叫外卖。

陈礼腾指出,商户为了不亏本,会通过减少餐品份量、提高餐品价格以及附加餐盒费等方式节省支出,最终这些成本会有部分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上大学时候不想吃食堂就叫外卖。一份黄焖鸡米饭不到10块钱,两杯奶茶才10元刚出头。”踏入职场已经两年的沈莉说,“当时的外卖很便宜,现在这个价都找不到了。”

平台前期的疯狂补贴,导致经营成本上升,盈利压力加大。美团财报显示,2018年营收652.3亿元,同比增长92.3%;却亏损1154.9亿元,系上市以来最高水平。